他的空间总是争奇斗艳的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17/04/22 14:33:04     来源: 未知 【 关闭
  
我还有妈
 
  两个多月前,我的同学从外地的父母家里给我打来电话,说她的80岁母亲被诊断为子宫癌,问我是否认识妇科专家,她想送母亲来哈尔滨手术。我有个朋友是肿瘤医院的妇科大夫,她在电话里对我讲,同学的母亲年事已高,不宜手术,最好的办法是就地保守治疗。
因为对同学母亲病情的牵挂,我和她时常保持电话、短信的联系,每每要挂电话时,她都说,真羡慕你妈身体还好,多多珍惜有妈的日子吧。
有一次她发信息跟我说,母亲开始化疗了,虽然大把大把地掉头发,但病情在好转,末了,她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在我们这个年龄,有妈的人不多了。
我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,父母在离哈尔滨不远的城市生活,自从父亲去世后,母亲性情大变,自己行动不便,却不愿与儿女居住在一起,对保姆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,唯独对我这个朋友另眼相看,说她做的饭菜好吃,说话也中听。只要朋友一回家,老妈就精神焕发。但近两年,母亲健康状况大不如从前,医院几次下过病危通知书。她说,她最怕接到家里的电话,尤其是半夜里听到电话的铃声,那种欲接不敢接电话的手,在空中时常徘徊……
她拼命积攒假期,好能陪母亲多呆几日,平时只要有亲戚朋友来哈市,她就托他们把亲手做的母亲爱吃的食物捎回去。
我常常想起同学的那句话:我们这个年龄,有妈的人不多了。
幸运的是,我还有妈。
父亲离世后,母亲的心情每况愈下。虽然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也懂得“天命不可违,亡者不可追”,却无法走出父亲已经离她而去的阴影,那不幸的伤口,伤得太深,以致母亲整日沉浸在无限的思念,遗憾,后悔和痛苦之中。我很担心,伤口反复折磨,就会越发难以愈合。
母亲变得越来越固执,越来越抑郁,她不愿接受昔日同事关切的问候,也不愿接远方朋友善意的电话,她更不想让不明底细的人知道父亲突然的不辞而别,总是支支吾吾地敷衍说,父亲还健在……
我有时抱怨母亲,让她接受这个现实,父亲的离去也是我挥之不去的痛,不要用这种痛苦折磨自己,也折磨我。
母亲更加痛苦地说,父亲走了,她倍感孤独和寂寞,尤其我上班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。虽然她和我住在一起,但始终有一种“漂”的感觉,没有了父亲,就没有了家。
我很后悔,我的话使母亲痛上加痛,我有我的工作,我有我的小家,我还有很多朋友。我有排解痛苦,宣泄不快的地方,而母亲呢?母亲的痛苦无从开解,她和我絮絮叨叨,也未必是要改变什么,只是说出埋在心底的刻骨之痛。
我跟母亲说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好好地活着,等到我七老八十推门回家时,屋里还坐着我的妈。
 
第42章 默认分章[42]
 
  最真实的感动
 
  生日那天,我在俄罗斯出差,刚好结束了公务活动,我们决定去看海。
我没对任何人提起我的生日,我只想静悄悄度过这一天。也许老天比较怜爱我,那日,阳光灿烂,天空格外的蓝,海鸥暖暖的啼鸣,似乎声声为我缠绵。走在柔软的沙滩上,我们毫无顾忌地唱啊,笑啊。陪同我们的俄罗斯朋友也被我们欢快的情绪感染了,和我们一起摆着不同的造型,冲着照相机,用刚学会的中国话高喊“茄子”。
晚餐第二道菜上的是拌有奶酪的又宽又薄的面条。望着这象征着中国长寿面的俄餐,我忍不住说:请大家为我祝贺一下吧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大家一片惊讶的欢呼。我对俄罗斯朋友解释了生日吃面条的寓意,俄方外事处长笑着说:也许冥冥之中我们感知到你的生日到来,潜意识为你点了这道菜。
第二天一大早,俄方外事处长赶来,我们已说好不用她来送行,可她却说,要补上一份生日礼物。我的心一阵震颤。
坐汽车赶火车,走了一天一宿,终于到家了。
晚上打开电脑,一个星期不在家,送礼的人呼啦一下,争先恐后跑过来,有素不相识的,也有视为知己的,看得我眼花缭乱,我兴奋地把大大小小的礼品一一揽入怀中。有几个熟络的网友给我留言,问我去了哪里?为何多日不见?
在网上遇到了友友,她说,我不在家的这几天大家都惦记着我,记着我的生日。她建议我赶快到夜莺的空间看看,说夜莺在我生日前夕为我写了一篇极好的文章,她流泪看了n遍。
我一边看着夜莺的《人生逍遥者——生日快乐》,一边惊叹他的细心和缜密 。夜莺把我写的所有文章分门别类进行了归纳总结,并用了很多赞美之词。结尾他说:愿逍遥的人生更加火红!愿逍遥的生日快乐叠加快乐!愿逍遥的真诚永远充满幸福!
平心而论,夜莺的厚道与真诚使他的文字更赋予朴实无华的色彩,他温暖质朴的话语在我的心里激起了层层涟漪,让我流下了串串眼泪……
夜莺的不吝赞扬之词使我惶恐不安,我一直以为,我是一个平平常常,普普通通的人,在我的人生旅途中,我只希望走得轻轻巧巧,浅浅淡淡,我还未达到他所“颂扬”的那样高度,但我真诚感谢夜莺,在这迢迢旅途的间隙里,送给我一缕缕暖暖的,柔柔的阳光。
友友还告诉我,十八也给我写了一篇很搞笑的诗。友友解释说,十八看到夜莺写的文章后怂恿友友也写一篇,友友则逼擅长写诗的十八为我作首诗,于是十八写下了《诉衷情---祝逍遥生日快乐》:
半夜不睡乱涂鸦,
有人逼十八。
为祝逍遥生日,
鹦鹉学说话。
夜莺唱,
友友骂,
我急煞。
极品女人,
花中奇葩,
无人不夸。
友友问我,是否注意到在我生日那天十八给我留言的时间。我返身回去,看到了是零点十四分。友友说,十八告诉过友友,他特意等到12点,“为的就是第一时间祝福她”。
感动,感动,唯有感动!谢谢!语言苍白无力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---这是我给十八留下的话。我真的无法描述内心的感动,我怕说得多了,显得太过世俗。
很少见到象十八那样坦坦荡荡,清澈透明,而又桀骜不驯,我行我素的人。他自称有“潘安之貌,子建之才”,而友友则说他“有才又有财”。他以他特有的人格魅力赢得很多人气,他的空间总是争奇斗艳的。
 

联系我们

广东中山联芯机电有限公司
电话:0533-5780886
传真:0533-5780886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5069308668
地址:真钱投注网址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