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看着儿子寥寥数语的短信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17/04/22 14:33:04     来源: 未知 【 关闭
  
 
  这个假期和儿子闹得很不愉快。
儿子在青海大学读大三了,暑假假期短,有时都不能回家。这次寒假回来当天,儿子异常高兴。他的火车是凌晨到达哈尔滨的,我和他爸爸去火车站接他。到了家门口,从出租车下来,儿子兴奋得又蹦又跳,高叫着说,这条道他梦见不知多少回了!儿子开心地讲道,放假前一个月他就开始做回家的梦,天天梦见这条回家的小道,可是每天早晨睁开眼睛一看,还是西宁,倍感郁闷!“现在好了,美梦成真了!”儿子肆无忌惮地仰天大笑,爽朗的笑声在寂静的星空中久久荡漾。第二天早晨,儿子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,拍着床大叫:“我真的是在哈尔滨啊!我没做梦啊!”
儿子想家都要想疯了。
儿子声情并茂极其夸张地说,他走在哈尔滨大街上,放眼望去,满街都是靓妞,可是在西宁,走出宿舍门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光秃秃的高山,抬起头来,满树坐着黑压压的乌鸦……
他诉说回家的艰难。从西宁到哈尔滨没有直达火车,在北京转车时买票极其困难,为了尽快回家,他甚至不愿多等7---8个小时才发车的卧铺票,买了站票回家。有一次,更是等不及了,索性坐汽车回来。我劝他利用在北京等车时间逛逛北京城,可他不肯,说,只有一个念头:回家。
整个假期儿子就像个怨妇似地,不住地抱怨我们不该给他选了离家那么远的学校。
我跟他讲,给他填高考志愿时是征得他同意的,可儿子振振有词地说,看地图西宁与哈尔滨距离也不远啊,没想到却是长途跋涉就象走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样。儿子叹着气说,如果他能留在哈尔滨读大学,他宁愿放弃他最喜爱的网络游戏。
儿子很痴迷网络游戏,这个假期给我们更多的是他的背影。面对电脑废寝忘食,千呼万唤始回头。即使有钟情他的中学女生约他,他都置之不理。偶尔有机会聊聊天,一谈起学习,谈起他的学校,他烦躁得直摆头,说回家就是为了清静,放松,他甚至不让我们提“青海”二字。
这个假期我被他的“颓废”搅得心烦意乱。
临走的前一天,儿子决定出山了。他和一个男生玩得天昏地暗,把我叮嘱让他早回,理发,洗澡……忘得一干二净,打手机不接,发短信不回,气得我火冒三丈。
晚上快九点了,儿子酒足饭饱兴冲冲跑回来了。我忍不住训斥了他几句,可儿子毫无礼貌和我顶嘴,我强忍着气说,先领他去理发,然后回来洗澡。可走在路上,儿子仍余怒未消,继续发脾气,我火了,开始教训他,儿子竟然一转身回家了,说不理发了。
一进屋,我终于火山爆发,把积累一个假期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,而儿子就像个暴怒的狮子,跳着脚和我争辩,我们吵得不亦乐乎。
在母亲的百般劝阻下,儿子气冲冲钻进他的房间,关门前还恶狠狠扔出一句话:“等我回青海时,别说你想我,你也别哭。”每当我责备他时,他常常用这句话威胁我,平时我总是一笑了之,而现在面对暴跳如雷的儿子,我难以心平气和,我当即回应他,就是他一辈子留在青海,我也不想他,也不去看他。
早晨,和儿子同居一室的母亲很紧张告诉我,儿子几乎一宿未睡觉,不停地翻身。母亲责怪我说,儿子一年就回来这么一次,一向温和的我为什么在儿子要离家时对儿子发那么大的火呢?
吃早饭时,我叮嘱儿子路上注意事项,告诉他我都给他准备哪些食物和旅途用品,儿子面无表情,只是“嗯,嗯”地答应着。
母亲坚持和我一起送儿子去火车站,她说,她为我和儿子的争吵难过伤心,昨晚母亲也彻夜难眠。
一路上儿子无语,我无语,母亲不安地一会儿看看儿子,一会儿看看我。
在站台上,我和母亲目送儿子提着旅行箱上车,找到座位坐下。母亲敲打着窗户,心疼地喊着儿子的名字,儿子转过脸,扫了我们一眼,又扭回脸,冷冷地目视前方。母亲不甘心,不停呼唤儿子,儿子似乎熟视无睹,仍旧盯着对面。我被儿子的无情激怒了,拖着母亲走出站台。
母亲埋怨我一道。
回到家里,打开电脑,拿着鼠标漫无目的,点来点去,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手机响了,儿子的短信!“妈妈,对不起。每次回家我都惹事,昨天的事儿是我错了。姥姥岁数都那么大了,我还让她操心,转告姥姥,请她原谅我。”
我的眼泪流成了河。
其实昨天晚上,躺在床上我已经后悔了。儿子每次离家返校时都心焦,发发脾气也正常,我何必跟他较真?儿子比同龄孩子成熟晚,我们就想让他远离家乡闯出多彩的人生经历。也许儿子现在不理解,但相信早晚他会明白父母的苦心。
儿子到了北京,发短信告诉我:“顺利到达北京,勿念。”到了西宁,安顿完了,儿子说:“洗了澡,头发也剪完了,很短。”儿子知道我不喜欢他留长发。
每次看着儿子寥寥数语的短信,我在心里暗暗骂道:“犟种!”但是,象我。

联系我们

广东中山联芯机电有限公司
电话:0533-5780886
传真:0533-5780886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5069308668
地址:真钱投注网址
联系我们